如花与食客

Search 

五月一九 · 宜平常

五月一九 · 宜平常 《要过不好不坏的生活》,李娟 胡安西做了一张弓,听卡西帕说是用来射野鸽子的。但我只看到他用来射大狗班班,而且走路的班班是射不中的,睡觉时倒能射中两三次。班班被射中了也不会疼,于是便不理他,翻个身接着睡。 还射野鸽子呢,怎么看都没希望,就两股毛线拧弯一根柳条而已。“箭”则是一根芨芨草。 我好说歹说才把弓借到手玩玩。瞄准班班后,一拉弦,啪——箭没射出去,弓给折...

五月十八 · 宜孤独

五月十八 · 宜孤独 《一个人的热闹》,铁凝 读新凤霞的回忆录,市场觉得有趣。比如她写过一把小茶壶,好像说那是跟随她多年的心爱之物,有一天不小心被她给摔了。新凤霞不写她是怎么样伤心怎样恼恨自己,只写不能就这么算了,“我得赔我自个儿一把!”后来大约她就上了街,自个儿赔自个儿茶壶去了。 摔了茶壶本事败兴的事,资格热要陪自个儿茶壶趋势把这败兴掉转了一个方向;一个人的伤心要两个人分担了 ...

五月十七 · 宜小酌

五月十七 · 宜小酌 《老白干》,涵秋 说起老白干,重庆人都晓得是说的白酒。 老白干有广义狭义之分。狭义说的是江津白酒厂出的高粱白酒,60度,纯得很,价格又低廉,涨价涨了好多年,也才涨到三元多一瓶。小老百姓要过酒瘾,最是经济实惠。价格诱人,饮老白干的汉子就多。有典故说江津是座酒城,常年被酒熏陶,被酒精浸泡,出来的人个打个的便是饮酒状元。有外地人去江津宴客,自然少不得酒水伺候。江...

五月十六 · 宜生活

五月十六 · 宜生活 《写履历表》,辛波斯卡 需要做些什么? 填好申请书 再附上一张履历表 尽管人生漫长 但履历表最好简短 简短、精是必须的 风景由地址取代 摇摆的记忆屈服于无可动摇的日期 所有的爱情只有婚姻可提 所有的子女只有出生的可填 认识你的人比你认识的人重要 旅行要出了国才算 会员资格,原因免填 光荣记录,不问手段 填填写写,仿佛从未和自己交谈过 永远和自己只有一...

五月十五 · 宜保养友情

五月十五 · 宜保养友情 《住在手机里的朋友》,梅园 通信时代,无论是初次相见还是老友重逢,交换联系方式,常常是彼此交换名片,然后郑重伙食出于礼貌用手机记下对方的电话号码。在快节奏的生活里,我们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住在别人手机里的朋友。又因某些意外,成了别人手机里匆忙的过客,这种快餐式的友谊,常常短暂得无法深交。 你有多少住在手机里的朋友? 初次相识的喜悦,让你觉得似乎找到了知音。...

五月十四 · 宜怀旧

五月十四 · 宜怀旧 《身体里的家》,林怀特 购物时,我一向犹豫。 只一次,为书房配置家具;在宜家,我手挥目送,无论桌、椅、书架还是沙发,我均扫一眼便确定哪款我要买下。 木制的全部枫木色;沙发套要暖色系,有花朵图案;台灯的灯柱雕花,灯罩的颜色是淡淡的红。 家具按我的设想买齐。 而后,我和老公坐在某个样板间,就地讨论起书房的布局。他拿出纸笔,我念,他画。 画中,书桌对着窗,...

五月十三 · 宜祝福

五月十三 · 宜祝福 《给母亲的信》,叶赛宁 你无恙吧,我的老妈妈? 我也平安。祝福你安康! 愿你的小屋上空常漾起, 妙不可言的黄昏的光亮。 常接来信说您揣着不安, 为着我而深深地忧伤, 还说你常穿破旧的短袄, 走到大路上去翘首怅望。 每当蓝色的幕帘垂挂, 你眼前浮现同一幻想: 仿佛有人在酒馆厮打, 把芬兰刀捅进我心脏。 没什么,亲人,请你放心。 这知识一场...

五月十二 · 宜交流

五月十二 · 宜交流 让我苦恼的是,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让叶肯别克理解————“啊,叶尔肯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 “啊,你好!你好!你好……” “你也好!” “是的,对对对!” “你这是干什么去?” “好的,可以可以。” “我现在到市场那边去一趟。” “是的是的。” “这几天怎么不去我家了?” “好!可以!” “我外婆这几天生病了。” “对对对!是的!” 我耐着性子,比...

五月十一 · 宜拾趣

五月十一 · 宜拾趣 《市声拾趣》,张恨水 我也走过不少的南北码头,所听到的小贩吆唤声,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赛过北平的。北平的吆唤声,复杂而和谐,无论其是昼是夜,是寒是暑,都能给予听者一种深刻的印象。虽然这里面有部分是既简单的,如「羊头肉」,「肥卤鸡」之类。可是他们能在声调上,助字句之不足。至于字句多的,那一份优美,就举不胜举,有的简直就是一首歌谣,例如夏天卖冰酪的,他在胡同的绿槐荫...

五月十〇 · 忌束缚

五月十〇 · 忌束缚 《我是为你好》,张小娴 「我是为你好。」是我们常常用的借口。 我们不会为不相识的人好,不会为邻居好,也不会为一位泛泛之交好,我们只为我们所爱的人好。 因为出发点是如此崇高,于是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: 「你不要再跟那个人来往了,他讨厌。」 「你不要穿这种衣服,难看死了。」 「你不该上这个课程,只有傻瓜才会用为有用。」 「你不可以看些比较有深度的书吗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