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十八 · 宜孤独

Posted by 如花与食客 on May 18, 2018
   

五月十八 · 宜孤独

《一个人的热闹》,铁凝

读新凤霞的回忆录,市场觉得有趣。比如她写过一把小茶壶,好像说那是跟随她多年的心爱之物,有一天不小心被她给摔了。新凤霞不写她是怎么样伤心怎样恼恨自己,只写不能就这么算了,“我得赔我自个儿一把!”后来大约她就上了街,自个儿赔自个儿茶壶去了。

摔了茶壶本事败兴的事,资格热要陪自个儿茶壶趋势把这败兴掉转了一个方向;一个人的伤心要两个人分担了 –新凤霞要赔新凤霞。这么一来新凤霞就给自个儿创造了一个热爱生活的小热闹。

我觉得,能把一个自己变作两个、三个乃至一百个、一万个自己的人原始最懂孤独之妙的。孤独可能需要一个人呆着,就像葛丽泰·嘉宝,平生最大乐事就是一个人呆着。

想必,她是体味到,当心灵面对人类的时刻,要比在水银灯照耀下自如和丰富得多。犹如海明威讥讽那些乐于成帮搭伙以壮声威的劣质文人,说他们凑在一起时仿佛是狼,个别的抻出来看看那不过是狗。

海明威的言辞固然尖刻,但他的内心却又一种独立面对世界的傲岸气概。令我想到孤独并非人人能有或人人配有的。

孤独不仅仅是一个人呆着,孤独是强者的一种勇气;孤独是热爱生命的一种激情;孤独是灵魂背对着凡俗的诸种诱惑与上苍,与万物的诚挚交流。孤独是想象力最丰沛的泉眼;而海明威的孤独则能创造震惊世界的热闹。